许庆友:建中国白茶博物馆,是我人生最后一件重要的事

我们在厦门的大与茶号见到了许庆友,和一般的茶农不同,许庆友做茶,算得上是跨界,在做茶之前他已经是另一个行业优秀的企业家。因此他能以产业的角度来规划茶产品。他从中国白茶博物馆的项目发…

我们在厦门的大与茶号见到了许庆友,和一般的茶农不同,许庆友做茶,算得上是跨界,在做茶之前他已经是另一个行业优秀的企业家。因此他能以产业的角度来规划茶产品。他从中国白茶博物馆的项目发散,将茶叶品牌,茶仓,酒店,小镇等都一并思考在自己的规划中。

他的一句话,一直在我耳边回荡,”只有找到生命的热点,你才能像爱护生命一样去完成这件事“。

采访 | 小雅
撰文 | 小雅
供图 | 许庆友
许庆友想要建一个民营博物馆,这个想法在2003年他开始喜欢古玩艺术品的时候就埋下了。当时,他想要做的是一个高古艺术博物馆,他希望梳理中国从陶到瓷的发展脉络,以此为线索来放入从新时期时代晚期陶开始,到原始陶器,再从原始瓷到汉代到西晋,一直到唐宋时期的瓷器藏品。
 
做民营博物馆很烧钱,产生经济效益的时间很漫长,如果没有很强的意愿,几乎很少有企业家愿意往这条路探索。但许庆友很坚持,因为这些艺术品对于他而言就像是“精神鸦片”,爱上了就停不了。他的员工和我们开玩笑说,他以前为了收藏运输艺术品,还特意开了一个包装公司专门来包装这些宝贝。
 
而做博物馆这件事,对他而言是可以把产业和他的个人意愿结合的。
 
许庆友:建中国白茶博物馆,是我人生最后一件重要的事
“只有找到生命的热点,你才能像爱护生命一样去完成这件事。”他说到,不过,许庆友并没有开成自己心目中的艺术博物馆,但博物馆的梦想却用了另一种方式呈现。
 
2014年,政和县政府提出了一个叫回归经济,意思是政和在外的乡贤,发展的比较好,希望他们能够回家创业,带动家乡经济发展,许庆友也应邀回到家乡。
 
也是在这样的机缘之下,他参与投资建设中国白茶博物馆这个项目。这个项目由政府挂牌授权,企业投资建设经营管理,如今这座正在建设的中国白茶博物馆不仅承载着政和发展茶产业和旅游产业的梦想,也承载着许庆友长久以来个人的意愿和使命。
 
许庆友:建中国白茶博物馆,是我人生最后一件重要的事
福建省宣传部指导中国白茶博物馆工作
 
虽然从项目开工第一天就困难重重,但这就是他生命的热点,他愿意把这当成他人生的下半场,最后一件重要的事来完成。
 
许庆友:建中国白茶博物馆,是我人生最后一件重要的事
用产业支撑中国白茶博物馆的运营
 
回到家乡政和,许庆友会想到到很多小时候的片段。许庆友出生在60年代,那时候生活很贫困,他很害怕看到茶树,因为茶对于他而言是灾难,有茶树的地方,就有做不完的农活。
 
十岁的时候,他就要开始在茶山上除草,每一年暑假,当其他的小朋友正在过夏令营的时候,他都要回家干农活,那时候多热啊,可那是茶树除草最好的季节。除了夏天外其他的季节他也要帮忙,像是冬天的时候要松土,施肥,而在春天来临的时候,还要去采摘茶叶。
 
“我们打开门,一眼去都是茶。这是我们的根本的维持生计的收入。”那时候他本能的反应就想要逃离。
 
在许庆友童年的生活里,快乐是很奢侈的,只有出门捡柴的路上,他能玩上一小会,除了干活外,他还要读书。父亲当时的愿望很简单,家中有三个孩子,他希望姐姐嫁个好人家,弟弟能接触家业,继续做茶,而对于许庆友,父亲希望他能读书,走出村子,光宗耀祖。
 
在这种期许下,许庆友告诉自己一定要考上大学,因为这是他人生唯一的出路。考上大学,他就能从农业户转为居民户了,从此可以离开农村这种劳作的辛苦生活。
 
许庆友:建中国白茶博物馆,是我人生最后一件重要的事
政和茶山
 
许庆友的理科特别好,尤其是数学和物理,中考的时候他没有学过英语,少了一门课依旧考上了县城的重点高中,考大学也一样,在高考录取率不足10%的年代,他成了村里走出去的第三个大学生,他考上了福州医科大,从此离开了家乡政和。
 
读书成为他人生中很重要的转折,也是他新生活的起点。
 
但没想到离开家乡这么多年,绕了一圈,他还是因为对故乡的情感回到这里,那些童年记忆里让他害怕的茶树,也成为了他接下来需要运营的博物馆产业的重要的一部分。
 
政府提出要在政和打造中国白茶小镇,问许庆友能不能为白茶小镇做一个简单的概念性规划。于是许庆友提出了自己的想法:白茶小镇需要有白茶广场,茶博园,白茶博物馆,白茶一条街,体验馆等,需要将整一个小镇做一个梳理布局。
 
而他投资在中国白茶博物馆时,脑海中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版图。它不只是一个博物馆个体,更应该是综合体的一部分,从博物馆开始,他要尽可能去做白茶产业的延伸。
 
作为一个商人,他明白博物馆的生存如果没有政府资金的扶持,那必须得找到“造血”的来源,支撑博物馆走下去的一定不是个人的情怀,而是有完整的商业运作的逻辑。
 
15年中国白茶博物馆正式立项后,许庆友和团队开始了初步的规划。
 
许庆友:建中国白茶博物馆,是我人生最后一件重要的事
首先从整个博物馆的建筑形态和设计划来说,中国白茶博物馆不是简单的一个建筑物,而是一个艺术建筑。它的主体结构使用混凝土加钢构加生土,能够尽可能地和当地的茶园环境相融合。建筑设计由中央美院城市设计院,北京建筑大学生土研究所来完成。
 
许庆友做事很认真,从博物馆建筑的设计方案开始他就参与其中,一个方案反复修改了好几个版本,在设计上他们就挑战了很多的不可能,比如报告厅35米的大跨度梁,比如要做真正的生土建筑。
 
而在博物馆的规划中,他和团队将中国白茶博物馆划分了几个重要的组成部分。
 
其中陈列馆是把茶历史、文化、艺术梳理后来呈现,他会拿出很多个人长期以来收藏的和茶相关的藏品。体验馆可以让游客来参与白茶加工体验。学术和教育中心是关于白茶宣传、教育、研究的展示区域,还有品牌运营中心,他会呈现自己为博物馆而经营的品牌“大与茶号”的白茶产品。
 
最有趣的,是他根据老白茶的收藏属性而设计的白茶仓储银行。
 
“白茶博物馆,它一定跟白茶的收藏相关,它可以把茶叶变成产品,展品还有投资品。我们需要有一个附加其他茶产业的商业模式,来支撑这个博物馆的生存。它会是一个综合体,应该要有产业的延伸,延伸到基地,到仓储,到平台运营,到文化旅游,到酒店。”
 
但即便他怀着一腔热忱,博物馆在筹建的过程中还是有很多的现实问题:征地时间长,项目整体拖延,展品的收集需要耗费大量的资金,部分村民的不理解,他们并不配合建造博物馆,施工非常困难,周边配套的建设需要多方的支持协作等。
 
许庆友:建中国白茶博物馆,是我人生最后一件重要的事
从2015年立项开始到2019年3月正式开工,这段漫长的时光让许庆友和他的团队经历了无数坎坷,而其中的痛苦他不愿多说,他说这至少让他思考了很多关于博物馆未来的路。
 
预计中国白茶博物馆的施工将在2020年完成,博物馆在今年会正式开放。
 
许庆友:建中国白茶博物馆,是我人生最后一件重要的事
用商业思维去设计茶叶产品
 
决定要做中国白茶博物馆之后,许庆友忽然有做不完的事,而且每一件事都不简单。
 
就像他决定做一个政和白茶的茶叶品牌,以此作为中国白茶博物馆延伸的产业的一部分。在此之前,他很少喝茶,虽然生在政和,父母都做茶,但他从没有把茶当作一个商机,他想着自己从没花过钱买茶,买茶的究竟是什么人呢?
 
许庆友:建中国白茶博物馆,是我人生最后一件重要的事
他是一个做一行爱一行的人,没有热爱和使命感, 他觉得企业不会长久。因此,他还报名了北大的茶产业研究班,上了两年的课,他带着学习的心态去喝茶。虽然对茶没有那么了解,但许庆友对品牌的理解却很深刻,这依赖于他多年经营医疗器械品牌推广的经验。
 
1990年,当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大地,改变命运的机会出现在许庆友眼前。
 
“有一天你就会发现,当你每一个月只拿到120块钱的工资的时候,你还是住在那个单身宿舍的时候,你觉得这个生活并没有发生多大的改变。”于是,许庆友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他丢掉了县医院医生的铁饭碗,下海经商。
 
当时他所在的医疗器械公司做的是美国强生亚太的总代,主要做的就是医疗器械产品和学术理论的市场推广。
 
在许庆友的眼中,伟大的企业一定是带着使命感前行的,就像强生一样,他们并不仅仅只是赤裸裸地赚钱,在推广医疗器械的同时,他们基于对,未来趋势的分析创造了很多的学术,这些不单单是关于医疗器械的学术,还有怎么使用这个产品,他们成立了专业的培训中心,推动医疗发展,为中国的患者解决问题。
 
和伟大的公司合作,与有智慧的人在一起工作,对许庆友而言是思想重要的转折期。
 
“我们每一天在制定策略,制定计划。这些计划不单单是产品开发计划、推广计划。我一直都在学习强生是怎么做事。”
 
而当他在医疗行业闯出一番天地后,他开始有了一些属于自己的时间。他喜欢上艺术品,他开始收藏各个朝代的一些陶器,瓷器,青铜器等。最后绕了一大圈,他才回归到自己熟悉又陌生的茶产业。
 
2015年在中国白茶博物馆开始立项后,他也启动了白茶品牌的前期规划。
 
当时大部分的茶叶,其实是直接和地域品牌挂钩,但这样的问题是很难产生行业的巨头,真正影响行业的企业。在许庆友眼中,真正的做品牌,它是有形成条件的,比如说个人的价值,企业的文化,企业的价值观,企业的实力,企业做品牌的意愿。
 
他希望的是以中国白茶博物馆为核心,来将白茶品牌做的更扎实。
 
而要做好品牌建设,一定要有好的产品做支撑。因此他第一步就去建设有机生态茶园,打造北苑白茶金牌产区。在整体的规划中,茶园会与观光旅游的环节相结合,这里的茶树是一丛一丛,一株一株的,茶树很高,连成一片就像森林一样。
 
同时,他也在规划建设自己的茶厂,建设更大的毛茶茶仓。
 
许庆友:建中国白茶博物馆,是我人生最后一件重要的事
大与茶仓效果图
 
有了好的产品作为支撑后,许庆友还要去规范产品的销售渠道,做好品牌的建设,只有同时兼顾好前端和后端,这样才能够达到一个规模化的完整的战略布局,而不是单单的一个支点。
 
在他们规划中,博物馆最重要的的经营产品是馆藏茶,就是基于白茶的收藏属性去完成的。
 
“我们在做博物馆的时候,就开始思考怎么做茶,怎么把茶跟博物馆结合。直到我们找到了,我们要做茶的收藏,把白茶的收藏跟古艺术品的收藏,跟博物馆联合,这才最好的体现白茶的价值,才跟我们的生命的热点融合在一起了。”
 
许庆友:建中国白茶博物馆,是我人生最后一件重要的事
从2020年开始,他们将启动白茶节,要面向全国的白茶茶厂招商,不管是福鼎、建阳、松溪等都可以。只要你是好白茶,都可以参入到他们的斗茶赛中。如果获得专家的肯定,你都会成为中国白茶博物馆的供应商。
 
产品只有打动自己,才能打动别人。
 
对许庆友而言,虽然每一件事铺开都需要经历大量的思考和不断地试错,但他们做的一些事总会浮出水面,打动一部分人,只是这还需要一些时间。
 
和很多商人不同,许庆友热爱工作,他说自己做梦都在工作,但这些事必须让自己快乐的,否则不会有成功的信念。爱自己是幸福的,而当你找到最好的方法时,你也变得自信,会得到一些美好的力量。
 
科学教会他的事,是经过推理得到的事实,会比现实更真实。而在他设想的中国白茶博物馆规划里,我们仿佛看到了白茶产业的未来。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手艺漫游计划):许庆友:建中国白茶博物馆,是我人生最后一件重要的事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